碳中和品牌故事

1、注册登记:碳中和商号与商标

  “碳中和”为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所独创商号与商标品牌,从2007年一直使用至今。2010129日政府核准使用“碳中和”商号并发给营业执照, 2011321carbonneutral商标获准注册,该商标已续展到20313月。

2、碳中和商标与商号由来

  “碳中和”中文商号与商标,是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元月7日所独创的中文变造新词汇,与中国科学院国际领先生物质热解气化技术及英文“carbonneutral”有密切联系及深厚渊缘。

         2003年,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深圳燕鹏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深圳设立,主营业务液化石油气渊源于中石化燕山石化;2007年主营业务由液化石油气高碳产品转型生物质热解气化业务,并在中国科学院大力支持下,探路以生物燃气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参与世界应对气候变化行动。2010112日,中国科学院计字[2010]211号文正式批准其广州能源研究所以发明专利技术入股,担任公司董事,提供技术支持,持有公司10%股份至今。

  公司创业时,英文“carbonneutral”还未创设,2007年《新牛津英语词典》新增合成词carbonneutral,其构词要素neutral源自中国传统文化“中和、中庸”理念。【《礼记·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生物质新能源碳排放按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规范,属于气候中性与中和,2007年,公司转型设计新的商标与商号时,考虑到应对气候变化需能源、经济、社会与文化等系统性整体解决方案,为表达新商号与商标的生态系统工程整体综合性特点,公司将中国传统文化“致中和”变造为“碳中和”,与 carbonneutral”相对应,20070308日在河南日报《遏制气候变暖,你“碳中和”了吗》https://news.sina.com.cn/o/2007-03-08/043811362846s.shtml,首次推广使用。碳中和商号商标先后获得政府核准登记注册

 

3、碳中和商标构词要素及其主要特点

  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所独创生态系统工程整体性综合特点“碳中和”中文商标标识,其构词要素包括:

1)暗示生物燃气新能源产品与服务“碳中性”“碳中立”特性

2)节能减排服务,致力于减缓气候变化“碳中立”明确具体目标

3)以生物燃气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实体产业行动,实现碳排放的“致中和”长期愿景

4)以传统生物质能源的高技术综合利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民胞物与”天下大同中庸思想

5)中文与英文词“carbonneutral”国际理念相呼应,和而不同。

碳中和商标商号愿景的生态系统工程整体综合性特征:(1)生物燃气新能源产品与服务及合同能源管理一体化运营;(2)基于自然传统的农林生物质一次传统能源产品“碳中立、碳中性、致中和”气候中性特点;(3)生物质热解气化发明专利技术能源高效综合利用先进实用技术;(4)改造传统文化“致中和”构词要素,将以上5个构词要素集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系统工程,即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的综合性社会服务方式,包括实体经济、社会服务、政治影响力、文化理念、技术与产业一体化等系统工程,并非单一项的能源产品服务,环保产品服务,或社会政治文化理念与合同能源管理商业运营服务模式等分立的概念。

4、碳中和品牌宣传与推广

  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独创“碳中和”生物燃气新能源产品与服务品牌,以系统工程应对气候变化中文新词汇商号商标,并大力度投入资金与资源,在中国民航报、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等刊登整版广告与软文,在人民日报、中国能源报、中国证券报、中国经营报、东方早报、南方日报、证券时报、南方都市报、深圳晚报及晶报等权威媒体、碳中和博鳌论坛等影响力论坛会议,接受高层采访,发表“碳中和”文章,参加各种论坛会议大会发言,全力拓展业务与市场,并通过成功申报广东省节能减排与可再生能源重大科技专项及深圳市、区各种科技创新项目、参与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设立、支持南方科技大学创设,与韩国、非洲刚果(布)、伊拉克、中国建材合肥水泥设计院进行技术合作等多种手段与途径,积极进行“碳中和”中文新词汇新理念及“碳中和”产品与服务品牌系统工程集成化系统化整体性特点的宣传推广。广泛传播产生良好影响,2012年,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积极参与中国政府应对欧盟航空排放交易战,提出深圳“碳中和”航空减排交易方案,2019年,该方案被国际民航组织批准为国际航空业“碳中和”碳抵消方案,为发展中国家国际航空业公平发展权,作出巨大历史性贡献!中央党校与中央文献出版社2012年对此有专门出版记载,新闻媒体持续多年报道,互联网对此有持久记忆。“碳中和”一战成名为驰名商标,成功对抗欧盟航空碳税法案,“碳中和”品牌持续发挥影响力,2022年欧盟出台等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碳关税法案,因此前深圳“碳中和”方案获全球支持,国际航空业已不在欧盟碳关税法案规则范围中!

  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广泛使用系统工程整体性综合特点“碳中和”商标与商号,发挥先发优势与影响力,在不同场合公开发声,态度鲜明直白,坚决地反对将“carbonneutral”英文新词汇译为“碳中立”“碳中性”等孤立分割思维、形而上学机械译法,竭力排斥“碳中立”“致中和”“碳中性”等译文使用,取得良好效果,其他不当译文已淘汰,网上碳中和与carbonneutral已完全等价。

  互联网知识平台广泛持久传播的“碳中和”商标商号与理念,如道客巴巴知识平台https://www.doc88.com/p-278833206250.html?r=12012714日“carbonneutral为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的商号和注册商标,国家工商局商标局颁发给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第8121922号《商标注册证》,确认该公司合法拥有碳中和注册商标”;公众传播至今不息,如浙江政务服务网杭州临安市委市政府官网林业碳汇20212月载明“碳中和”商标与词汇由来http://www.linan.gov.cn/art/2021/2/9/art_1367677_59037104.html,又如知呼https://zhuanlan.zhihu.com/p/360998846 载明碳中和业务环保与节能减排效果,介绍实测“碳中和”环保检测报告与能效报告等。

         2015年,习近平主席发挥大国领导人领袖影响力,成功推动《巴黎协定》签署实施,“碳中和”“carbonneutral”在《巴黎协定》中修成正果,世界应对气候变化全面转向气候中性、气候中和等净零排放“碳中和”目标。2020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郑重宣布: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宣布30/60“双碳”战略,“碳中和”新词汇开始在国内大热,202112月入选《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度十大热词。

5、碳中和概念术语的历史变迁与碳中和理念发展史

  “碳中和”概念1997年最早在欧洲出现,伦敦未来森林公社(2010年后改为公司)提出通过购买经认证森林碳汇碳信用,抵消个人或组织碳排放,1999年美国俄勒冈碳中和网络呼吁通过碳中和促进可持续发展,2002年世界第一个零碳社区在英国伦敦贝丁顿建立,2003年世界第一家以碳中和为使命愿景的企业在中国深圳建立,2006年,“carbonneutral”成为《新牛津美语词典》年度词汇,2007年《新牛津英语词典》新增carbonneutral合成词,中文即碳中和或碳中立。

2020年,习近平在联合国宣布中国30/60碳达峰碳中和承诺,风靡全球的“碳中和”理念在中国内地蔚然成风。

  “carbonneutral碳中和”为东西方两大文明体系在宋朝东西方文明分岔以后,两大文明第一次握手,第一个中西合璧共同价值理念。

  中国工业化时间较晚,最初只是为履行国家义务参与世界应对气候变化,作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签署国,积极履行大国责任,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IPCC集体,我国科学家秦大河院士当时就是IPCC报告第一工作组主席。中国是《京都议定书》CDM清洁机制的最大贡献国,真抓实干经济转型,能耗强度与碳排放强度大幅下降,从“巴厘路线图”、《哥本哈根协定》开始,中国积极主动参与推动国际应对气候变化共同行动,对《巴黎协定》签署发挥了至关重要的领导和推动作用。中国确立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地位后,碳中和成为国家高质量发展绿色低碳转型,积极主动降碳的阶段性目标。

  从“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民胞物与”到“绿化祖国”, 2018年,习近平立足中国 5000年灿烂辉煌文明和中华文化万年积淀,总结建国后生态文明建设实践经验,提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理论,2020年“十四五”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战略规划与愿景、2021年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确立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地位,碳中和纳入 “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总体布局。中国立足本国实际放眼世界着眼未来,连续四年在联合国发出“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人类命运共同体”地球家园生态文明社会倡议,提出后工业社会生态文明新社会形态的理论雏形,努力找回大宋时期东西方文明分岔前人类生态文明普世价值观。

  从应对气候变化到生态文明建设,历史悠久的负责任大国毋庸置疑开始引领国际应对气候变化共同行动和生态文明新形态建设。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基于共同科学认知和不同文明体系的共同理念,在实现碳中和(致中和)技术路线方面已达成一致的普世价值观,基本上已经没有根本性分歧,即carbonneutral碳中和的主要实现路线有两条:

  一是发展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海洋能、地热能及氢能等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并通过提高化石能源效率从源头减少CO2排放;

  二是针对已人为产生的CO2,通过海洋与陆地(山水林田湖草沙)及岩石等自然碳汇(carbon sink),或基于技术的碳捕集利用封存CCUS(Carbon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 与空气直接碳捕集DACCS(Direct Air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技术等,移除CDR(Carbon  Dioxide  Removal)大气中人类活动人为的CO2增量。

  碳中和概念术语的历史发展,其理念变迁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1)早期阶段碳中和原始粗糙概念:碳信用抵消

  主要集中于植树造林森林碳汇与碳信用抵消,但森林碳汇只能解决人为温室气体排放增量不到10%的排放问题,仅仅依靠碳抵消还无法实现碳中和。

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碳中和的认知,还停留在这一早期原始阶段,内地部分人热衷于炒作碳交易、碳抵消原始粗糙概念。中文语境碳中和概念术语基本停留于此阶段,落后于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对气候变化科学认知,落伍于世界减缓气候变化行动几十年。

2CCUS碳移除阶段:面临热力学定律及耗散结构理论挑战

  即通过基于技术的碳移除手段,实现碳中和应对气候变化目标。

2001年,IPCC第三次评估报告AR3提出CO2捕获和储存(CCS),碳中和国际理念进入基于技术实体经济领域节能减排降碳新阶段,即基于技术与基于自然的碳移除合力减碳,减缓气候变化新历史时期。

       2005年,IPCC关于CO2捕获与储存特别报告SR05根据IPCC第三次评估报告AR3提出,整个21世纪化石燃料持续使用,实现大气温室气体浓度稳定,CO2捕获和储存(CCS)是稳定温室气体浓度的组合选择之一。

  《2006IPCC指南》将CO2捕集方法分为燃烧前捕集、富氧或纯氧燃烧和燃烧后捕集3种:燃烧前捕集是将化石燃料气化成合成气体(主要成分为H2CO),然后通过变换反应将CO转化为CO2,再通过溶剂吸收等方法将H2CO2分离并收集CO2;富氧燃烧技术采用纯氧或者富氧将化石燃料进行燃烧,燃烧后的主要产物为CO2、水和一些惰性组分,由于纯氧是由空气低温分离或膜分离获得,能耗大,富氧燃烧捕集成本很高;燃烧后捕集技术常用方法有化学吸收法、膜分离法、物理吸附法等,并将从生物燃料燃烧捕获注入地下储存的CO2量作为负碳排放纳入温室气体清单,其第二卷(能源)第5章规范CCS系统及CO2捕获运输注入地下储存的排放清除量估算方法。

        2011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经合组织OCED环境局发布2050年展望,实现浓度 (450ppm) 目标,很大程度取决于使用生物质能碳捕集封存BECCSBioCCSBioass-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另外,美国国家科学工程与医学研究院(NASEM2018年底发布报告认为,从空气中去除和隔离CO2的负排放技术(NETS)将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就成本和碳去除潜力而言,介于造林和空气直接碳捕集封存之间的方案是生物能源与碳捕获和储存技术BECCS,该技术通过在发电厂燃烧植物燃料或生物质来发电,其CO2没有被排放到大气中,而是被泵入地下,每去除一吨CO2的成本估计在100200美元。

         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WG1AR56章讨论大气CO2移除的CDR方法及其对碳循环和气候影响及其意外副作用,包括其时间范围和潜力,此后,IPCC先后发布了三份碳捕获利用封存特别报告:

  第一,2015SR154章(IPCC2018a)评估生物质碳捕集封存BECCS、造林/再造林、土壤固碳、生物炭、增强风化、海洋碱化、空气直接碳捕集和海洋施肥的潜力和目前认知,包括副作用;

  第二,2019SRCCL6章(IPCC2019a)评估陆基缓解方案的潜力、其他协同利益及其之间的权衡,信心十足地认为,除了泥炭地修复之外,陆基CO2移除方案不会无限期地固碳,在陆基CO2移除方案的部署中,发现了多种其他协同利益,其中许多有可能为可持续发展、增强生态系统功能和服务以及其他社会目标做出积极贡献,然而,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潜力因具体情况而异,并确定这些措施对全球缓解做贡献具有约束条件,例如土地竞争;

  第三,2019年第三份报告SROCC5章(IPCC2019b)评估缓解气候变化的海洋选项的潜力,报告得出结论,由于对海洋生态系统的意外副作用以及相关的治理挑战,公海施肥和碱化方法的可行性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它们在长时间尺度上对海洋碳储存没有决定性的影响,对蓝碳生态系统效益的评估得出结论,它们对全球大气CO2减排的贡献微乎其微,但强调保护和恢复沿海蓝碳的益处不仅限于气候缓解。

         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设定目标,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2℃以下并力争1.5℃以下,恢复到工业化前水平。但清洁发电技术和节能措施等排碳正值(正碳排放)本身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即使CO2量减少并以较慢的速率排放,CO2净浓度仍在上升,IPCC 报告指出,除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外,碳中和目标的实现还依赖于未来负碳排放技术的大规模部署,21 世纪内1001000 亿吨 CO2需要由负碳排放技术清除。

  世界应对气候变化在学界与业界逐渐形成共识,认为CCUS技术对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意义重大,到2040年需要部署大规模负碳排放应用技术。

CCUS最先用于强化采油,通过CO2把煤化工或天然气化工产生的碳源和油田联系起来,把捕集来的CO2注入油田,使即将枯竭油田再次采出石油的同时,也将CO2永久地贮存在地下;此后开始尝试CO2制化肥和食品级利用、CO2输入园林作为温室气体强化植物生长等。

  最早的大型CCUS项目是1972年美国Terrell项目,CO2捕集能力40t/a1982年俄克拉荷马州Enid项目通过化肥厂CO2进行油田驱油,CO2捕集能力70t/a1996年挪威Sleipner项目将CO2注入到地下(世界首个盐水层)年封存CO2量近百万吨;2000年美国与加拿大合作,在Weyburn油田注入Great Plain Synfuels PlantSask Power电厂的CO2,提高濒临枯竭油田采油率的同时,累计封存CO22600多万t2014年加拿大Sask Power公司Boundary Dam Power项目为全球第一个发电厂CO2捕集项目,将150 MW燃煤发电机产生CO2捕集后,一部分封存地下,一部分用于美国Weyburn油田驱油,CO2捕集能力100t/a2019年该项目捕集CO261.6t2015年加拿大Quest项目将合成原油制氢过程中产生的CO2成功注入咸水层封存,年CO2捕集能力100t/a,是油砂行业第一个CCS项目,每年减少碳排放可达100t,截止到2019年,Quest项目已累计捕集CO2400t,是全球最大捕集CO2注入地下项目;2016年澳大利亚西部Gorgon项目是全球最大单体LNG项目Gorgon天然气项目配套,通过液化将CO2从天然气分离注入到巴罗岛盐水层,可达350t/a

  正在运行或开发的CCS设施总数最近1年翻了一番,计划中的135CCS中, 2021年前9个月新增了71个项目,包括美国36个英国8个荷兰5个及比利时4个新增等,项目能力从7500万吨/年上升到1.11亿吨/年,增长48%CCS过去主要是垂直整合,捕集厂自建运输系统,现在的趋势是多个项目共享CO2运输和封存基础设施管道航运港口和封存井,CCS网络意味着规模经济小规模受益,挪威政府资助海德堡Norcem Brevik水泥40万吨/CCS项目是CCUS网络Langskip的一部分,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利海水泥北美首个78万吨/年全面CCUS项目,CO2通过管道输送到负责处理发电、石油天然气与水泥多个行业脱碳Wabamun中心(2025年投入使用),美国Summit Carbon Solutions世界最大CO2负排放网络容量接近800万吨/年,捕集能力790万吨/年,支持31个生物乙醇厂利用捕集玉米发酵获得高纯度低成本CO2CO2流聚集双重经济效应,降低运输封存成本。

202112月,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受生态环境部中国环境科学学特别邀请,担任学会特邀常务理事单位。202112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发布中国首部《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术语》T/CSES 412021团体标准。

  但中国没有CCUS原创技术,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国家高质量发展绿色转型,中国CCUS战略技术领域亦步亦趋跟随欧美的状况必须彻底改变。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在生物质能在最前沿技术领域十几年产业化实践中,将生物质能替代化石能源与工业过程CO2收集利用技术相结合,集成创造出一种非电厂生物质能利用工业负碳排放颠覆性原创技术BECCUBioass-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Utilization),并申请一系列中国专利。

  中国CCUS起步晚,2004年开始抄欧美作业,2006年后政府陆续出台CCUS政策,2007年中国石油吉林油田和中石化华东分公司草舍油田开启国内CO2捕集项目年储存CO2能力35t;同年,中石化华东分公司在草舍油田建成CO2年注入量4t先导试验项目,后期建成CO2回收装置年处理量2t。胜利油田、中国神华、延长石油及中原油田等加速推进CO2捕集项目工业化。2010年胜利油田建成国内首个燃煤电厂CCUS示范项目,采用燃烧-捕集技术将捕集CO2注入油田驱油,CO2捕集能力3万至4t/a2011年神华鄂尔多斯10t/aCCS示范项目采用甲醇吸收法捕集煤气化制氢项目尾气CO2,向盐水层中注入CO2,是国内首个盐水层地质封存实验;2012年,延长石油建成5t/a CO2捕集利用项目,CO2经低温甲醇洗技术提纯加压液化后注入油田;2015年中原油田炼厂尾气CCUS项目CO2驱油提高采出率15%,已有百万吨CO2注入地下。2022年初,中国首个CCUS百万吨级抄作业项目宣布建成。

  除以上传统CO2捕集,中国正在开发新型食品、精细化工行业CO2再利用技术,2009年上海石洞口二电厂项目捕集规模10t/aCO2用于食品行业;2011年连云港清洁煤能源动力系统研究所CO2捕集一部分用于尿素和纯碱工业,一部分注入盐水层封存;2012年天津北塘国电集团CO2捕集示范项目采用燃烧后捕集,年捕集量2t CO2用于食品行业;2010年新奥内蒙古达拉特旗微藻固碳技术将煤制甲醇/二甲醚尾气吸收,一部分用于生物柴油,一部分用于生产饲料,处理量达2t/a2018年海螺水泥建立5万吨级工业CCUS试验项目。中国新兴CO2利用方向包括加氢制甲醇、加氢制异构烷烃、加氢制芳烃、甲烷化重整等,基本上亦步亦趋跟随欧美技术路线,山西煤化所、大连化物所、中科院上海研究院、大连理工大学等都处于催化剂理论研究阶段或中试阶段,尚未有进入商业化运用CCUS实用技术。

  目前,世界130多个国家提出碳中和目标,很多国家的碳中和目标依赖于CCUS,中国已投运的CCUS示范项目中,水泥行业受到技术成熟度的影响具有最高的捕集能耗,达到 6.3 GJ/t CO2;电力行业捕集能耗为 1.6~3.2 GJ/t CO2;煤化工行业由于捕集源和捕集技术的差异性,能耗为 0.7~2.5 GJ/t CO2;石油化工行业的捕集能耗最低,约为 0.65 GJ/t CO2。电力、水泥是我国减排成本较高的行业,净减排成本分别为 300~600 /t CO2180~730 /t CO2。煤化工和石油化工领域的一体化驱油示范项目净减排成本最低可达到 120 /t CO2

  从CCS项目成本看,捕集能耗高的行业 CCUS 示范项目成本比较高,降低 CCUS 捕集能耗对降低我国 CCUS 示范项目成本十分重要。就 CCUS 全链条技术而言,现阶段全球主要碳源(煤电厂、燃气电厂、煤化工厂、天然气加工厂、钢铁厂、水泥厂)的 CO2 避免成本约为 20~194 美元 /t CO2,我国 CCUS 成本整体处于世界较低水平。我国传统电厂、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系统(IGCC)电厂的避免成本分别为 60 美元 /t CO281 美元 /t CO2,相比 60~121 美元 /t CO281~148 美元 /t CO2的世界平均水平处于国际最低水平。我国钢铁、化肥生产的避免成本分别为 74 美元 /t CO228 美元 /t CO2,相比于 67~119 美元 /t CO223~33 美元 /t CO2的世界平均水平,接近国际最低水平。我国天然气循环联合发电(NGCC)、水泥行业的避免成本为 99 美元 /t CO2129 美元 /t CO2,相比 80~160 美元 /t CO2104~194 美元 /t CO2的世界平均水平处于低位。我国天然气加工行业的避免成本为 24 美元 /t CO2,相比 20~27 美元 /t CO2的世界平均水平,处于中等位置。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研究认为,如果不采用 CCUS 技术,大部分模式都无法实现到21世纪末2℃的温升控制目标;即使可以实现,减排成本也会成倍增加,预计增幅平均高达 138%

  长期以来,受高能耗高成本技术不成熟因素影响,CCUS 技术经济不具可行性,与其他低碳技术如风能太阳能相比,不具竞争力。

欧美几十年研究开发的CCS技术路线面临商业化巨大挑战。按照普里戈金的耗散结构先进系统工程理论,CCS技术的CO2捕集封存完全成本远超过化石能源的实际经济利用价值,是根本没有前途的碳中和技术。必须开发基于工业过程的CDR技术,才能实现碱污降碳协同增效目的。中国与欧美发展阶段和国情不同,亦步亦趋跟随欧美没有前途,必须走中国自己的碳中和之路。

  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系列申请专利BECCU颠覆性原创技术,摒弃欧美几十年的CCS碳捕集地质储存传统技术路线,立足工业生产过程碳排放,在工业碳排放源点直接进行CO2收集和利用,前所未有地开辟与现有CCS技术完全不同的颠覆性负碳排放新技术路线,并在轻质碳酸钙(沉淀碳酸钙)生产工艺率先取得技术突破。

3)应对气候变化碳中和生态系统工程整体综合性技术路线

  深圳碳中和生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得益于中国传统文化系统性优秀文化成果,吸收全球科学家与IPCC几十年研究成果,2007年创立碳中和品牌设计中文商标商号时,改造《礼记·中庸》“致中和”概念,变造为生态系统工程理念“碳中和”新词汇,其应对气候变化理念符合普里戈金耗散结构理论,独创生态系统工程整体综合性技术路线。

  中国气候变化学者、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碳达峰碳中和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柴麒敏先生,将气候变化科学认知与传播归纳为三个阶段:早期自然科学单项研究、自然科学综合研究和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综合研究阶段。

  早期自然科学单项研究阶段,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分别试图从地理学、海洋学、生物化学、天文学、天体力学等视角来阐释地球气候变化现象,任何单一学科的研究都不足以让科学家彼此信服。

       19世纪初,热的解析与热传导理论创始人约瑟夫·傅立叶提出温室效应理论,爱尔兰科学家约翰·廷德尔提出全球变暖理论,斯万特·阿雷尼乌斯19世纪末提出温室效应物理学原理,即辐射与辐射源温度的4次方成正比,1938年,斯图尔特·卡伦德提出全球温度升高与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密切相关。一些科学家对早期单项研究持怀疑态度,因此,早期研究并未引起科学界足够重视。

  第二阶段自然科学综合研究,人类认知有了质的飞跃。科学家利用碳同位素等新方法测量大气、海洋中碳元素,并用计算机对气候变化进行模拟,整合发展出气候学科,认知开始质的飞跃,一些跨学科跨国界合作研究推动了气候科学发展,罗杰·兰德尔·道根·雷维尔、卡尔-古斯塔夫、汉斯·爱德华·聚斯、吉尔伯特·诺曼·普拉斯等科学家作出了重要努力,特别是查尔斯·大卫·基林,其极具影响力的基林曲线(Keeling Curve),证实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上升趋势、人类活动的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趋势。

  自然科学综合研究,人们开始相信全球变暖以及人类活动可能改变气候,但这仍然只是自然科学家对气候变化成因可能性的逻辑判断,科学上完全确定还需要实证研究。20世纪中期,人类开始寻找古气候学、深海沉积、冰河期花粉、浮游生物化石、冰芯等气候变化证据,开展实证研究,大气与海洋环流物理、数学模型受到重视,60年代,真锅淑郎领导开发物理模型,研究CO2水平增加如何导致气温升高,该模型1975年发表,模型纳中入了气团对流垂直输送与水蒸气潜热等因素,并从一维模型拓展到三维模型,证实大气升温确实是由于CO2增加所致,该成果发表十年后,德国科学家克劳斯·哈塞尔曼引入随机漫步理论,开发识别人类对气候影响的指纹识别法,将天气与气候联系起来,创建随机气候模型,并通过大量观测,刻画了人类对气候影响的过程与轨迹图景。

  经过长时间的科学与实证研究,特别是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发展,气候变化研究进入新阶段,人类认知到气候变化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气候变化问题由自然科学研究转向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及管理学综合研究的第三阶段,其标志性人物:1962年海洋生物学家Rachel Louise Carson《寂静的春天》,1972年挪威管理学家德内拉·梅多斯、丹尼斯·梅多斯等罗马俱乐部智库组织报告《增长的极限》,2006年美国副总统、社会活动家戈尔《不容忽视的真相》政治宣传片。气候变化从科学领域进入社会管理、治理与政治领域,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行动。

1979年世界第一次气候大会,全球科学家就大气CO2浓度增加导致地球升温达成初步共识,1988年联合国环境规划薯与世界气象组织联合设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全球气候变化系统化、制度化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其开放权威、较为客观的气候评估报告,凝聚全球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管理科学及国际社会、国际政治共识,气候变化科学共同体与社会共同体逐渐形成。

IPCC气化变化评估报告及决策者摘要并不是一手学术成果,只是基于学者和共同体授权,对科学研究成果与共识进行综述,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不自动成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国的国内法。但作为最具广泛科学共识和参考价值的政策指导,IPCC报告成为各国政府制定气候政策权威科学依据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谈判的公认科学基础。

  人类科学共同体IPCC对气候变化的科学认知,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谈判及共同行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巴厘路线图”《哥本哈根协定》《巴黎协定》《格拉斯哥协定》等国际法文件相继出台,人类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IPCC1990199520012007201420216次发布评估报告,对气候变化是否由人类活动所引起问题的判断,从第三次报告的“可能”到第四次报告“很可能”再到第五次报告“极有可能”,20218月,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报告AR6《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作出科学判断:气候变化毋庸置疑(unequivocal)是由人类活动所引起。国际社会气候变化阴谋论及各种异议与不同声音,日渐式微乃至消失。

        2021年被称为中国碳中和元年,由于大部分人的碳中和理念至今停留在碳中和概念初创的第一阶段,资本市场与媒体跟风炒作碳信用抵消与碳交易等应对气候变化等市场化工具,误导社会舆论及公众认知,碳中和理论与实践中出现了一些错误与偏差。

       2021430日,19届中央政治局就生态文明进行第三次集体学习,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努力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及时果断对社会上出现一些落伍的碳达峰碳中和理念及错误行为进行纠偏。20219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发【202136号文《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对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双碳”战略目标进行顶层设计,明确提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着力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的突出问题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问题,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庄严承诺。

  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系统观念,处理好发展和减排、整体和局部、短期和中长期的关系,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以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为引领,以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为关键,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空间格局,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的高质量发展道路,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

 

世界领先碳中和生物燃气经典案例  

欢迎下载经典案例,欢迎您莅临公司参观指导!

 

 

 

新闻资讯

INFORMATIONS